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黄河 > 大河扬波寄深情——写在毛泽东主席视察黄河60周年之际

来源: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发布时间:2013-08-13 点击数:7104 打印文章 【字体:

大河扬波寄深情

——写在毛泽东主席视察黄河60周年之际

侯全亮 司权 张焯文

 

 20121031日,黄河防汛抗洪工作顺利结束,战胜了近30年来遭遇的罕见洪水,保障了流域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实现了多赢目标。

    60年前的19521026日至31日,毛泽东主席第一次视察黄河,发出了“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伟大号召,掀起了人民治黄事业一轮轮的大潮,至今还激荡在治黄工作者的心田。

60年间,黄河岁岁安澜,人民安居乐业,这是一份对党和人民最好的答卷,也是对毛泽东主席最好的告慰和怀念。

 

深情的嘱托达观的胸怀

 

毛泽东主席十分重视黄河,熟知历史的他,深知黄河在中华民族治国安邦中的重要地位。新中国成立后,他一直关注着黄河治理工作,第一次出巡便选择了黄河。

毛泽东主席此次视察,首先乘专列沿津浦铁路(今京沪铁路)1026日到达山东济南,1027日,视察了济南历史上决口频繁、灾害严重的泺口险工。他在这里仔细查看询问堤防情况,沿着大堤,与陪同人员边走边谈,怎样修好堤、修好坝,雨季大水,要发动群众上堤防守,必要时军队要上去坚决死守,不能出事。谈话间得知,由于黄河高,堤外低凹的原因,造成耕地盐碱化,使这一片有15万亩地种不成庄稼,群众说这里“春天一片霜,夏天明光光。豆子不结荚,地瓜不爬秧”时,毛泽东主席问道:能不能引用黄河水淤地,改种水稻,输通小清河排水,让群众吃大米,少吃地瓜?山东省领导说:目前还没经验,我们试试办。

1028日,沿津浦铁路南下到达徐州,看古黄河河道形势。1029日,毛泽东健步登上云龙山山顶,指着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兰仪县(今兰考县)铜瓦厢决口改道前的黄河故道说:过去黄河流经这里700多年,泥沙淤积很多,夏秋季节常常决口,泛滥成灾,给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极大的灾难。乾隆皇帝曾四次前来视察,研究治理黄河问题。由于各种原因,他治不好黄河。现在解放了,人民当家做主。市委应当领导人民,把穿城而过、飞沙刮起的黄河故道治好。要变害为利,山上山下、城市道路两旁都要多栽树,防风固沙,改善人民生活环境,治理战争创伤,建设好社会主义国家……

告别徐州,毛泽东主席乘专列沿陇海铁路到河南兰考考察黄河,傍晚7时许,来到当时的兰封车站(即现在的兰考)。1030日,毛泽东在时任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等负责同志陪同下,视察了河南黄河的兰考东坝头、开封柳园口。王化云在随后写下的《毛主席视察黄河》一文中,对毛泽东的这次视察做了全面记述。

在兰考县黄河险工东坝头,这个100年前黄河决口改道的地方,目睹黄河自西而东呼啸而来,浪激大坝后又急剧折向东北流去,他发出了“黄河涨上天怎么办?”的千古一问。站在开封柳园口黄河大堤上,听介绍说这里的河面比开封还高三四米,他感慨道:“这就是悬河啊!”随后又对大家说,李白说“黄河之水天上来”,我真想骑着毛驴到天上去,看看黄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谈话中,他风趣地对王化云说:“半年化云,半年化雨就好了。”说到引长江水入黄河,解决西北、华北水量不足的设想,他笑着说:“通天河就是猪八戒去过的那个地方吧?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当听道为防止洪水灾害,正在制定修建大水库规划时,毛泽东主席高兴地对在场的人说:好啊!大水库建好之后,将把几千年以来的黄河水患问题解决,又能灌溉农田、发电,通行轮船也有了条件,要把这个工作好好抓起来。充分体现了一代伟人对加快黄河兴利除害的迫切愿望。

1031日,毛泽东主席告别王化云和河南省的同志,乘专列从开封出发沿京广铁路过黄河铁路大桥北上,他这次要去看的是新中国成立后在黄河河南段兴建的第一个大型引黄工程——人民胜利渠,也是这次视察黄河的最后一站。

据时任郑州铁路局局长的刘建章回忆,专列抵达郑州黄河铁路大桥北岸时,毛泽东下车坚持步行过桥,在桥上,边走边与滕代远、刘建章交谈,他详细询问了大桥的有关情况,桥梁工程师刘鸿儒一一详细作了回答,毛泽东听后坚定地对滕代远、刘建章说:“我们一定要用自己的力量修建新的铁路大桥。”

走到南岸后他登上了邙山小顶山,眺望着滚滚东去的黄河,沉思许久。山上的刘氏夫妇认出了他,刘大娘壮着胆子问:“毛主席,你来了,斯大林咋没来呀?”毛泽东听罢哈哈大笑,连忙握住刘大娘手说:“斯大林比我忙,路也远,这次没来,下次我和他一块儿来看您吧!”

在人民胜利渠渠首闸,他详细询问了工程建设情况和灌溉效果,并亲自摇动启闭机摇把开启闸门,驯服的黄河水在闸下滚滚流过。毛泽东主席点燃了一支香烟,看着即将灌入农田的黄河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满怀深情地说:“一个县有一个就好了。”并形象地比喻:渠灌是阵地战,井灌是游击战。在回去的路上,还在一直念叨:“变害为利,这是最好的办法。”在渠水入卫()处,看到卫河水在这里变成了黄色,他开心地说:“看到小黄河了!

111日,毛泽东主席乘专列沿京广铁路北上返京,结束了这次黄河之行。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公安部部长罗瑞卿、铁道部部长滕代远、第一机械部部长黄敬、轻工业部部长李烛尘和汪东兴等人陪同进行了此次视察。

他所问到、所关注的黄河防汛、工程建设、水资源利用、泥沙、悬河等都是黄河治理的核心问题,处处体现着伟人对治好黄河、造福人民的热切期望,他对黄河的重视、对人民的关心,给人们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回忆。

毛泽东主席深知黄河治理的复杂性、艰巨性,视察离开时,他没有留下“根治”之类的豪言壮语,只是语重心长的嘱托:“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这是毛泽东主席对人民的深情嘱托,也是代表党和国家发出的伟大号召,成为沿黄两岸人民的一种精神力量,长期以来,一直鼓舞着人们为实现黄河的长治久安而努力奋斗。

 在此后的岁月里,毛泽东主席还在一直牵挂、关心着黄河。19532月、1954年冬、19556月,毛泽东又三次听取了治黄汇报,详细了解询问黄河防汛、三门峡水库、黄土高原水土保持、黄河综合治理规划等各方面的情况,对黄河治理作出了很多指示,加快了黄河治理步伐。19557月,他又在中南海观看了黄河展览,当看到国民党统治时期黄河决口造成人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时,十分气愤,“此种情景不能再发生”,对于泥沙造成的严重灾害,他指出:“泥沙是一大害,要解决,任务艰巨”。

毛泽东主席曾多次想畅游黄河。19588月他视察郑州兰封东坝头,就打算横渡黄河,保卫人员再三劝阻,终于作罢。19599月,他在济南泺口视察黄河时,对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舒同说:全国的大江大河我都游过了,就是还没有游过黄河,我明年夏季到济南来横渡黄河。但终其一生,毛泽东主席都没有游过黄河,这对毛泽东和黄河来说,都是一种遗憾。

1964年,毛泽东主席又提出要由各学科的专家陪同骑马到黄河源头进行一次科学考察,为此,当年8月,年逾古稀的毛泽东专门挑了一匹白马在北戴河练习,他昂首挺胸,揽缰策马,行进在金色的沙滩上,一如当年“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的豪迈,并准备在1965年春成行。后来因为美国轰炸越南北方的“北部湾事件”等各种原因,这次“千里走黄河”搁浅了。

即使在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也没有忘记黄河的事情。据说,1972年,79岁的毛泽东主席大病康复后,在接见美国总统尼克松时还曾风趣地说:“前些时候我到马克思、列宁那里走了一趟,他俩对我说,你那个国家的钢铁、粮食还太少,再说你还要去黄河考察,你不要这么早来了,先回去吧。看来我的一片真诚感动了马克思和列宁,去黄河还是有希望的……”伟人达观的胸怀和对黄河的深厚感情溢于言表,对于治好黄河、造福人民的期望可见一斑。

    

辉煌的成就巨大的效益

 

 毛泽东主席视察黄河,发出“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伟大号召,为黄河治理开发与管理树立了远大目标,极大地鼓舞了人们治理开发黄河的信心和热情。时值黄河正在进行第一次大修堤时期,饱受洪水灾害的黄河人民以更加饱满的激情、更加充足的干劲加快了修堤步伐。

60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和支持下,在水利部的正确领导下,在沿黄广大军民的积极支持下,一代又一代黄河人牢记毛主席的嘱托,万众一心,勇往直前,人民治黄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古老的黄河沧桑巨变,焕发着新的生机和活力,造福着亿万人民。

——“黄河涨上天怎么办?”针对毛泽东主席对黄河防洪安全担忧的千古一问,加大了工程建设力度,初步建成了下游防洪工程体系,完善了各项非工程措施,实现了黄河岁岁安澜。

先后进行了三次大修堤,对下游堤防进行了全面加宽加厚、修高加固,实施并修建了714公里标准化堤防(截止20128月),彻底改变了下游过去低矮单薄,工程隐患、险点、弱点多,抗洪能力脆弱的局面。开展了河道整治工程,相继修建了三门峡、龙羊峡、小浪底等干流水利枢纽和陆浑、故县等支流水利枢纽,告别了黄河干流上没有水库的历史。开辟了东平湖、北金堤等分滞洪区,初步形成了“上拦下排,两岸分滞”的下游防洪工程体系。与此同时,加快和完善防汛队伍组织、防汛指挥调度方案,水文水情测报预报、防汛通讯系统等非工程措施。

依靠下游防洪工程体系和非工程防洪措施,加上沿河军民、黄河职工的努力防守和抗洪抢险,战胜了历年洪水,特别是1958年、1976年、1982年等大洪水和1996年历史最高水位洪水、2012年近30年来罕见洪水,实现了60年伏秋大汛黄河岁岁安澜,彻底扭转了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沿黄人民灾难深重的险恶局面,有力保障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国家经济社会的顺利发展,实现了沿黄人民“黄河平、天下宁”的千古夙愿。对于历史上2500多年间决口1593次、改道26次的黄河来说,无疑是一个举世瞩目的奇迹!同时,还战胜了19681969年、20072008年等多次严重凌汛,改变了历史上人们对凌汛无能为力的被动局面,小浪底水库建成运用后,与三门峡水库联合运用,黄河下游的凌汛安全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刘家峡、青铜峡水利枢纽工程相继建成投入使用,对于减轻宁蒙河段凌汛威胁发挥了很大作用。

——“一个县有一个就好了”。毛泽东主席对“让害河变利河,造福人民群众”的期望,开启了黄河水资源大规模合理开发利用新天地,保障了流域及相关地区供水安全、粮食安全,支撑了流域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引黄灌溉快速发展,灌溉面积由建国前夕的1200万亩增长到1.1亿亩。历史上受黄河水害最重的下游两岸大地,如今先后建起多座引水闸、分洪闸,成了受黄河惠泽最厚的地区,下游沿黄每个县都用上了黄河水,每年有100多亿立方米黄河水滋润着3900多万亩农田,成为我国最大的农业自流灌区,彻底改变了“黄河百害,唯富一套”的历史。仅山东省截至2012年,就有12个市的70个县(区)用上了黄河水,供水范围覆盖全省58%的耕地。人民胜利渠设计灌溉面积达到184.84万亩,有效灌溉面积136万亩。黄河以占全国2%的河川径流,浇灌了全国15%耕地,养活着12%的人口。

在为沿河50多座大中城市、晋陕宁蒙地区能源基地和中原、胜利油田等提供了水源保障的同时,20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先后多次实施了引黄济津、引黄济青、引黄入冀(补淀)等跨流域调水,仅2000年以来,先后实施7次引黄济津、12次引黄济青、8次引黄入冀(补淀)应急输水,共输水91亿立方米,有效缓解了天津、青岛、河北等地缺水之急和华北明珠——白洋淀的生态危机。与此同时,利用黄河水资源支援流域抗旱,确保了2009年、2011年等多次大旱之年粮食丰收增产。据统计,在2010年秋至2011年春的三季连旱中,向晋陕豫鲁四省供水9.1亿立方米,浇地1134万亩次,为确保全国小麦主产区粮食安全做出了重大贡献。水电资源也得到大规模开发利用,龙羊峡、刘家峡、盐锅峡、八盘峡等干流水力发电枢纽装机总容量达1000多万千瓦,为流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有力的电力保障。

——为解决毛泽东主席提出的“泥沙是一大害,要解决”、“悬河”等问题,在长期的探索实践中,采用“拦、调、排、放、挖”综合处理和利用泥沙,取得重大突破。

为了有效拦减入黄泥沙,在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黄土高原,加快实施了以淤地坝建设为主体的水土保持综合治理,黄土高原水土流失得到初步治理。截至2007年底,累计治理面积达22.56万平方公里,年均减少入黄泥沙近3亿吨。淤地坝建设成效尤为显著,2002年至2011年底,共新建淤地坝8318座,新增拦泥能力17.3亿立方米。昔日水土流失地区百姓“十种九不收,饿殍随处有”的局面一去不复返,“天上无飞鸟,地上难长草,黄风不断头,遍地是沙丘”的景观,已被绿树成荫和阡陌纵横所替代。同时,在几代治黄科技工作者的努力下,界定了对黄河下游河道淤积影响最为严重的1.88万平方公里粗泥沙集中来源区。2004年开始进行的小北干流放淤实现了“淤粗排细”的目标。

为改变下游“二级悬河”发展迅速、主河槽萎缩加剧等不利形势,从2002年开始,连续开展了14次黄河调水调沙,通过水库拦减泥沙和调水调沙,平均刷深下游河道主槽2米左右,最小过流能力由2002年汛前1800立方米每秒恢复到2012年的4100立方米每秒,大大降低了滩区居民和耕地受淹的几率。与此同时,通过在小浪底水库多次成功塑造异重流,排沙出库累计达4.9亿吨,有效改善了库区泥沙淤积形态,延长了小浪底使用寿命。

化泥沙之害为利,为泥沙找到了新出路。在下游河南、山东两省引黄放淤改土,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末,300多万亩盐碱地、沙荒地成了肥沃良田,部分淤地还种上了水稻,实现了毛泽东主席让人民吃上大米的愿望。引黄淤背固堤使下游堤防得到大力加固,抗洪能力显著增强,特别是2002年开展的黄河标准化堤防一期建设,两年间就利用泥沙1亿多立方米。

——针对当时黄河水利委员会提出的南水北调工程设想,毛泽东主席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点来是可以的”。如今这一“南水北调”的宏大战略构想,已变成了现实。

南水北调工程总体格局被定为西、中、东三条线路,分别从长江流域上、中、下游调水。西线工程1987年被列入国家“七五”、“八五”超前期工作项目,20015月,水利部召开专家审查会,通过了《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规划纲要及第一期工程规划》,同意工程分三期实施的方案,第一期调水40亿立方米,第二期调水达到90亿立方米,第三期调水达到170亿立方米。同年7月,西线一期工程进入项目建议书阶段。200212月,国务院批复了水利部提交的《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提出,争取在2010年前后开工建设南水北调西线第一期工程。按照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确定的建设目标,东线一期工程将于201312月通水,把长江水调进山东;中线一期工程将于201410月通水,包括首都人民在内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沿线群众也将喝上长江水。届时,通过东、中、西三条调水线路,与长江、淮河、黄河、海河相互联接,将构成我国水资源“四横三纵、南北调配、东西互济”的总体格局。

斗转星移,白驹过隙,转眼间60年过去了,黄河这条巨龙,日新月异,她见证着黄河人在伟人的号召下不断开创人民治黄新局面的伟大历程。今天,当你经过郑州市金水路黄河水利委员会时,一定能够看到大门外那9个大字的庄严碑刻:“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很多人都认为是毛泽东主席亲笔题写的,其实是黄河人从毛泽东主席的书法里挑出来拼成的,那是毛泽东主席对黄河治理的殷切嘱托,在黄河人的心中深深的扎了根,虽经岁月的磨砺、风雨的冲刷,却历久弥坚,激励着一代代黄河人不懈努力,奋勇向前,走向下一个辉煌的六十年,一百年……

 

持续的发展  永远的怀念

 

在毛泽东主席的心目中,黄河不仅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中华民族的伟大象征。1948323日,毛泽东主席率中共中央机关东渡黄河前往华北,木船行至河中心,面对滔滔黄河,他不禁心潮澎湃,满怀深情地说:“你们可以蔑视一切,但是不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就是藐视我们这个民族。”他对黄河的敬佩和独特认知可见一斑。他亲自撰写《祭奠黄帝陵文》,文中用“胄衍祀绵,岳峨河浩”来形容中华民族像黄河一样生生不息,雄立东方。

然而,20世纪末,随着沿黄人口的增长和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对黄河的索取远远超过了其承载能力,加之连年来水偏枯,干旱少雨,黄河爆发了严重的水资源危机。1972年至1999年的28年中,下游河道22年出现断流,尤其是90年代年年断流,最为严重的1997年,下游断流时间多达226天,长达780公里。黄河上下,滔滔之势渐渐隐去,有的学者预言:如不采取有效措施,黄河将变为季节河甚至会变为内陆河。因为时代的原因,这是他没有预料到、也不愿意看到的。

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也是党和国家历代领导一以贯之的嘱托和期望。黄河出现新问题,立刻牵动了中南海的目光。《黄河可供水量年度分配及干流水量调度方案》、《黄河水量调度管理办法》相继经国务院批准出台。1998年冬到19998月,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连考察黄河,研究黄河问题,并从战略的高度对黄河问题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根据中央领导的指示,从1999年起,黄河水利委员会深入开展了黄河重大问题及其对策的研究。20011月,编制完成了《黄河近期重点治理开发规划》,6月呈报中央人民政府,7月,国务院正式予以批复并要求认真组织实施。规划明确提出了以黄河的水资源可持续利用,支持流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思想。

1999年,根据国家授权,黄河水利委员会对黄河水资源实施统一管理和水量统一调度。在黄河来水持续偏枯的情况下,黄河人牢记伟人“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嘱托,创建“国家统一分配水量,流域机构负责组织实施统一调度,省(区)负责用水配水,用水总量和断面流量双控制,重要取水口和骨干水库统一调度”的模式,采取综合手段,科学配置水资源,精细调度每一方水,实现黄河干流连续13年不断流,取得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经对1999-2009年水量调度效益评估,流域及相关地区累计增加国内生产总值3504亿元,增产粮食3719万吨。流域生态得到恢复,河口三角洲湿地面积增加250多平方公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鸟的种类增加109种,重现波光摇曳,群鸟云集的景象。黄河也重新展现着伟人昔日笔下“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的壮阔。

黄河的复杂性和特殊性,决定了黄河治理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艰巨和复杂的过程,随着时代的发展,还会不断出现新的问题。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需要一代代黄河人在毛泽东主席的号召下,沿着党中央、国务院指引的正确方向,用更加坚定的意志和执着的信念,一往无前。在人民治黄六十年的时候,胡锦涛再次做出重要指示:“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治理事关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60年来,人民治理黄河事业成就辉煌,但黄河的治理开发仍然任重道远。必须认真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全面规划,统筹兼顾,标本兼治,综合治理,加强统一管理和统一调度,进一步把黄河的事情办好,让黄河更好地造福中华民族。”充分肯定了黄河在现代化建设中的地位和人民治黄的成就,为新时期治黄事业发展指明了方向,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黄河水利委员会以伟人的嘱托为动力,以党中央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积极践行可持续发展治水思路和民生水利新要求,在认真总结前人治黄经验的基础上,立足黄河自身特性,提出了维持黄河健康生命的治河理念,以“堤防不决口,河道不断流,污染不超标,河床不抬高”为目标,持续开展了全河水资源统一管理和水量调度、调水调沙、标准化堤防建设、拦减入黄泥沙等一系列探索与实践。按照国务院统一部署,实施了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划定各类水功能区720余个,其中,346个被国务院批准列入国家重要水功能区,核定纳污能力,提出不同水平年入河污染物总量控制要求。依法强化水功能区的管理,完成了近2000个入河排污口的核查。建立突发水污染事件应急机制,先后成功处置多起水污染事件。强化了水质监测和水资源保护,黄河水质明显好转,干流Ⅰ-Ⅲ类水河长比例达到85%

当前,黄河治理开发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2011年,中央召开最高规格的水利工作会议,出台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决定,明确了今后一个时期水利改革发展的主要任务,强调要实施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继续加强大江大河大湖治理,从整体上提升流域抗御洪涝灾害能力和水平,提出要加强黄河上中游地区水土流失防治,使重点区域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治理。刚刚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提出要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在这一过程中,要全面促进资源节约,大幅降低水的消耗强度,加强水源地保护和用水总量管理,建设节水型社会,推进荒漠化、石漠化、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加快水利建设,加强防灾减灾体系建设,强化水污染防治,同时,加强水资源管理制度、环境保护制度建设。这些新要求、新举措,体现了科学发展主题,具有很强的前瞻性、针对性、指导性和可操作性,不仅指明了水利发展方向,也为治黄事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带来了新的历史机遇。

“黄河真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它壮观得很哩”,“每次看黄河回来心里就不好受,因为我没有治好它身上的千疮百孔。我还没有驯服黄河,让它造福人民,我欠了黄河的情喽。”19591226日,毛泽东主席在他66岁生日时首先想到的是黄河,牵挂的也是黄河治理问题。如今,人民治黄事业也刚刚走过66个年头,黄河人牢记毛泽东主席的嘱托,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和支持下,不断探索黄河规律,加强黄河治理,解决黄河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取得了显著成效,告慰了毛泽东主席的英灵。但是离伟人“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要求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站在新的起点上,“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伟人的谆谆嘱托犹在耳畔。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国家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黄河人将牢记伟人的深情嘱托,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继往开来,开拓进取,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拼搏精神,正确处理水资源开发利用与节约保护、治黄阶段性目标和长治久安、治水治沙治滩与惠民富民安民等一系列重大关系,以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支撑流域及相关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进一步把黄河的事情办好,让母亲河永葆生机,万古奔流,更好的造福中华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