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本局要闻 > 为了黄河的健康——小浪底库区水质采样手记

来源: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发布时间:2018-02-23 点击数:530 打印文章 【字体:
 

为了黄河的健康

 

——小浪底库区水质采样手记

 

26日,农历腊月廿一,已近年关,载满实验器皿与试剂的汽车一早从黄河流域水环境监测中心驶出,抛开城市喧闹的年味,驶向野外寂静的大河。

一路上,司机师傅格外小心,无论过减速带还是坑洼,均匀地减速,平稳地绕行,都力保车厢内几十件玻璃器皿“默默无闻”,一个个好似严阵以待、静候使命的士兵。

 

    

 

“这次主要是河南测区黄河干流和主要支流地表水水功能区的水质采样。咱们这个小组负责黄河小浪底饮用工业用水区沙沃断面、黄河焦作饮用农业用水区小浪底断面以及小浪底水库富营养化调查监测的水质样品采集。负责河南测区其他几个水功能区采样任务的小组这两天也都出发了。”车子启动不久,带队的黄河流域水环境监测中心实验室副主任李兵便向记者介绍起此行的目的。

听着专业性极强的介绍,看着身着白大褂的采样人员李兵和张恒,记者有种与白衣天使同行的错觉,仿佛不是去拜访一条河而是去探望一位病患。

 

        

 

抵达小浪底水库再卸下一件件器具已近午时,按李兵估计,即刻装船,大约两个小时后可以完成库区3个点的取样,13时左右回到岸上吃午饭。

此时可用风和日丽来形容,阳光洒在小浪底库区平静的水面上,甚至有一丝暖意。微风和暖阳让记者很快就否定了“野外采样和测验一定是艰苦而凛冽的”想象。但事实证明,结论下早了。

一箱又一箱的瓶瓶罐罐被小心翼翼地搬上测船,记者的心也已飞至“病患”身边,测“血压”“血糖”“血常规”,再来个“药到病除”。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开船,几名船工又是用木棍推,又是用小船拖,测船始终离不了岸。

测船坏了!可是时间不等人,采样必须继续。

一箱又一箱的器皿和试剂再次被转移到临时调来的快艇上,终于朝着取样点破浪而去。此时,时钟已指向1240分。

 

    

 

毕竟是冬季,坐在“敞篷”的快艇上,微风成了利刃,暖阳在水面的反射下也格外刺眼。大家把手、脚、脸任何能藏的都尽量藏进大衣里,连说话的意愿都被寒风瞬间刮到了脑后。

13时,我们抵达首个取样点沙沃左。船停稳,李兵和张恒便在已被采样器皿箱占据了一半空间的快艇里,开始了取样和现场测定。用有机玻璃采样器取用以测定无机项目的水样,用不锈钢采样器取用以测定有机项目的水样,根据不同的测定项目将水样倾倒入不同的器皿中并贴上相应标签,即刻滴入硫酸锰和碱性碘化钾固定水中的溶解氧,测出水温和pH值……一步一步,李兵和张恒忙碌而有条不紊。

 

    

 

坐在微微摇晃的船上,记者捏着一把汗的手心始终没有干过。狭窄的空间里,李兵和张恒既要配合采集水样和现场测定,加入盐酸、硝酸、硫酸等水样保存剂,又要随时掌握船体的平衡。看着他们熟练准确的操作,记者紧张的心情也慢慢舒缓下来。

1336分,结束沙沃左的取样,快艇驶向下一个取样点——畛河入口,1355分抵达。同样的取样步骤,李兵和张恒娴熟地重复着。

 

    

 

也许是掌握了保持船体平衡的要领,这次工作速度明显加快,1410分我们就奔向了库区取样的最后一个点——沙沃右。

“水功能区基本监测项目包括悬浮物、水温、pH值、电导率、溶解氧、高锰酸盐指数、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挥发酚、氰化物、砷、汞、六价铬、氟化物、铜、铅、锌、镉、石油类、硫化物等25项,除此之外,小浪底库区还增加了水库富营养化调查监测项目。”说起监测工作,李兵如数家珍,“这样的常规监测每年要进行12次。每个月先是采样,样品带回实验室检测,再分析评价形成结果,最后报送相关单位。”记者发现,无论是发现测船故障时,还是快艇摇摆不定时,他一律不急不躁、沉稳而自信,“等这个点采完水样,小浪底坝下出库的水质还有两个点要采。”

 

    

 

“还是这样的流程,这些项目么?”目睹了3次相同的采样过程,记者甚至觉得有点无聊了。“对,都是一样的。”李兵依然不疾不徐地边操作边回答。冬日清冷的河面上,少则十几分钟多则半小时的航程只为重复完成相同的操作,记者问李兵怎么不把采样点设在离岸较近的地方。李兵笑着说:“采样点的选取都是有严格的要求和规定的,不能图省事,不同位置的采样点采集的水样代表性不同,这样才能科学、严谨地‘表达’出黄河水质的真实情况。”

 

    

 

1425分抵达沙沃右,到1446分结束采样和现场测定开始返航,再到1520分抵达岸边,已在寒风中连刮带冻了近3个小时的记者可以用度秒如年来形容体感,而始终在忙碌的张恒却说自己出汗了。

简单吃了碗面后,记者又随李兵、张恒完成了小浪底坝下两个采样点的水样采集和现场测定,此时太阳已偏西,暮色笼罩了整个库区。

“剩下的点就明天再采吧。”李兵看看天色做出了决定,又跟记者解说起来,“今天的情况有点特殊,不过也很正常。我们采样和现场测定就是这样,随时会遇到不可预料的因素,大风、大雨或者能见度低都有影响,不满足采样条件时只能等,等条件允许再干。为了黄河的健康,一切都值得,一切都必须。”

 

                 

 

事实上,从维持到维护黄河健康生命,一个字的变化既体现了黄河已从断流的病态中蜕变,又体现了现代治黄人全新的治河理念,然而曾饱受断流困扰的“病患”虽已康复,但污染的侵害从未远离,正是李兵和张恒等黄河监测人员用真实、科学、严谨的取样、化验,用准确的数据监督并宣读着黄河的健康指数。 (/记者 杨雪  图/张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