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本局要闻 > 荣膺“大禹奖”的背后——水资源保护科技工作助力维护黄河健康生命纪实

来源: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发布时间:2018-03-12 点击数:636 打印文章 【字体:
 

荣膺“大禹奖”的背后

——水资源保护科技工作助力维护黄河健康生命纪实

 

20171019日,在中国水利学会学术年会上,黄河水资源保护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科研院)主持完成的《黄河重点水功能区纳污控制技术研究》项目荣获大禹水利科学技术奖二等奖,这是科研院首次作为第一完成单位获得大禹水利科技奖殊荣。

早在2011年,科研院参与完成的黄河环境流研究项目曾荣获大禹水利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跟随时代步伐,树立生态理念,大禹奖的背后,是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科研工作人员的默默付出,为助力美丽黄河建设,他们贡献着自己的智慧与汗水……

紧跟时代研究生态命题

众所周知,黄河流域水资源匮乏,而长期以来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对水资源的依赖度持续大幅增长,加剧了黄河流域水资源供给与需求之间的矛盾。

习近平总书记2016在宁夏考察工作时指出:“我要特别强调黄河保护问题。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现在,黄河水资源利用率已高达70%,远超40%的国际公认的河流水资源开发利用率警戒线,污染黄河事件时有发生,黄河不堪重负!”“沿岸各省(区)都要自觉承担起保护黄河的重要责任,坚决杜绝污染黄河行为,让母亲河永远健康。”

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被列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之中,国家有关生态文明建设的一系列方针、政策不断明确,一系列改革措施与制度设计相继推出。

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报告中首次提出了“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从价值、理念层面对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支撑,成为黄河流域生态文明建设的行动指引。

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张柏山说:“为此,按照黄委‘维护黄河健康生命、促进流域人水和谐’治黄思路,我局要立足于黄河水资源与水生态保护主责主业,着眼于生态文明建设与流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更高要求。研究把握黄河水资源开发利用和节约保护中的主要矛盾的变化与转化,全力维护母亲河的永远健康。”

2010年,由科研院承担的《黄河重点水功能区纳污控制技术研究》项目正是如此。该局规划科技处处长张建军介绍说:“为研究黄河重点水功能区的纳污能力,我们已经相继开展过多个研究项目。早在2003年,我们就开展了《黄河重点水功能区水环境承载水平及协控能力研究》项目,从黄河水生态和水环境保护的角度,探讨黄河流域水资源学和水环境学基础理论的结合和相互融合,建立黄河流域水环境与水资源复合承载力定量化方法及其可持续利用模式。”

由于黄河流域存在来水时空分布不均、纳污量与纳污能力空间上不匹配等特点,传统的纳污控制技术远远不能满足如今复杂的社会现状,于是,探索以限排总量为核心的水功能区限制纳污制度技术体系就显得尤为重要。

张建军说:“通过这个项目,我们构建了集水功能区水质评价、纳污量计算、入河污染物总量分配于一体的水质管理应用平台。这为接下来黄河流域限制纳污的动态管理打下基础。”

这只是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科研工作的一个缩影。近20年来,科研院先后开展了污染物迁移转化规律研究、水资源保护规划研究、水生态保护技术研究、水资源保护综合管理决策支持技术研究等多领域的探索实践。黄河干流生态与环境需水研究、黄河干支流重要河段功能性不断流指标研究、黄河调水调沙的河口生态效应研究为科学配置黄河水量、加强调控管理、保护流域生态环境需求提供了科学的数据支撑;而黄河流域河流纳污能力使用权制度研究、黄河流域重要水功能区监督管理考核指标体系研究等项目,则为黄河流域重要水功能区考核制订了方案,有利于监督管理工作的落地。

该局副总工郝伏勤说:“作为一个研究机构,我们的工作主要是开展大量基础研究、基础应用研究和应用技术领域的科学研究。这些科技成果,最终都将为黄河水资源保护、管理及规划提供科学依据,为黄河生态文明建设服务。”

付诸实践做好保护文章

  20179月,多家中央媒体集中报道了黄河河口湿地良好的生态美景,为党的十九大献上一份“生态贺礼”。正是18年源源不断黄河水的滋润,渲染出如今河口湿地葳蕤、鸟飞鱼跃的生态胜景。

黄委主任岳中明在2017年黄委科技委会议上指出,要进一步将黄河下游功能性不断流研究作为黄委重点任务予以落实,并提出加强黄河下游生态健康的水量及其过程研究要求。

同样在2017年,依据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多年黄河生态需水量研究成果制定的《黄河下游生态流量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在黄河下游生态流量调度试点实践中取得良好成效得到水利部领导充分肯定。重要断面生态流量得到保障,加强了黄河豫鲁河段平原型鱼类资源与生境的修复和保护,增加了利津断面敏感期和全年的入海水量,改善和修复了黄河三角洲及滨海生态,促进了河口鱼类的产卵和育幼生境修复,进一步推进了保护优先的生态水量调度管理实践。

十八大以来,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陆续开展了黄河调水调沙的河口生态效应、黄河河湖健康评估等研究,系统地调查评价了黄河下游生态环境健康状况,分析了黄河三角洲多年生态环境、湿地景观格局变化以及与黄河水沙之间的关系。张建军说:“从以前单纯的不断流,到如今的功能性不断流,人们对治理黄河的要求越来越高,对水的属性和功能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那就是水不仅要为工农业生产和人类基本生活服务,还要为人类的生存环境服务。”

“以前人们关心黄河断不断流、水质达不达标,如今人们还会关心黄河的水够不够维持两岸及河口地区湿地的生态需求、春季的流量够不够河里的鱼群进行繁殖,等等。人们对黄河的生态要求越来越高,我们的工作及研究就需要不断跟进。”他形象地解释说。

黄河流域、黄河防洪保护区及供水区形成的100万平方千米的陆域水土空间,贯通我国西、中、东部地区,在国家“两屏三带”生态安全战略中地位十分重要,“黄河生态带”的课题研究,就成为水资源局科研人员的一项新任务。

如今,针对黄河流域重要生态水域开展保护与修复,已经成为他们的一项常规研究内容。湟水、伊洛河、洮河、沁河等主要支流水生态保护与修复总体布局、西北地区典型河流水生态保护与修复工作的技术思路和方法体系、水生态保护与修复的工程与非工程措施体系……各项研究有条不紊地开展着。

辛勤的付出换来美丽的回报,多年来,科研院的科研项目成为黄委科技进步奖和各种省部级科技奖的常客,近年来两获大禹奖就是对他们工作的肯定。而对他们自己而言,看到黄河流域各地生态建设如火如荼地开展,看到河口地区的湿地越来越生机勃勃,看到母亲河越来越健康美丽,心中无比欣慰。

张柏山说:“以有限的水资源,适度而持续地反哺脆弱而曾遭严重破坏的水生态,使其不断趋于并达到健康的状态。这是一篇难做而又必须做,且又必须做好的大文章。我们要贯彻“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利用好“河长制”工作平台,落实好最严格水资源保护管理制度。加快培养科技人才,加大科研工作力度,积极投身科技创新,全力推动新时代黄河水资源与生态保护新发展,为维护黄河康生命、促进流域人水和谐做出应有的贡献。”(黄河报记者:岳林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