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本局要闻 > 调来东流水 奏响生命曲——记黄河下游生态流量调度试点实践

来源: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发布时间:2018-04-02 点击数:446 打印文章 【字体:
 

调来东流水 奏响生命曲

——记黄河下游生态流量调度试点实践

 

黄河的每一立方米水资源都是宝贵的。人们赋予它责任,精打细算地送往农田、城市、工厂、湿地,完成润泽大地、哺育生灵的使命。2017年春天,万物萌发时节,如往年一样,黄河下游冬小麦春灌用水和河口地区生态用水调度开始了,但与往年不同的是,黄委在4~6月加大了小浪底水库下泄流量,平均流量达910立方米每秒,高于2016年同期平均流量633立方米每秒。这“多”出来的水量,去向何处?又为何所用呢?

时间回溯至1972年,这一年,水多善徙的泱泱大河在山东停止了奔向大海的脚步。至此,1972~1996年的25年间,特别是自1987年起,黄河下游几乎年年断流,捉襟见肘的黄河水资源供给,再也无法满足流域社会对黄河的无限索取。断流带来的一系列政治、经济、社会和生态影响中,又尤以流域生态环境恶化最为严重。

1999年与1980年相比,黄河下游河流湿地及洪漫湿地大幅减少37%47%。失去“物种宝库”——湿地的庇护,黄河干流鱼类资源从125种减少到47种。多种喜流性鱼类和水生鸟类消失,黄河口洄游鱼类“刀鲚”也无迹可寻了。

生命源于水,生命依赖水。随着黄河下游断流,湿地干涸、苇草枯黄、鱼鸟被逐,一个曾经包容滋养万千生命,流淌千年留下无数诗篇的大河失去了光彩。黄河自然生命、文化生命的萎缩,促使人们重新审视与黄河紧密依存、文化源流关系。

水是河流自然生命的命脉,流动是河流自然生命的本质,为黄河正常生态功能留出足够的水量,是促进黄河生态健康,维护黄河健康生命的关键。为了在不断流基础上促进黄河生态系统的良性修复,黄河水生态保护技术研究与黄河水资源实施统一管理和水量统一调度在1999年同步开展。

1999年,“三门峡以下水环境保护研究”首次计算了黄河三门峡以下河道和河口三角洲不同类型的生态环境需水量。其后,“黄河干流生态环境需水量研究”对黄河生态环境水量的概念和内涵做出更系统的界定,对黄河生态系统基本特征和河道湿地功能进行系统评述;“黄河河口淡水湿地生态需水研究”提出黄河河口湿地生态环境需水量,并客观评价了河口湿地生态功能和价值;“黄河干支流重要河段功能性不断流指标研究”指出鱼类的繁殖生长与环境流量响应关系,创新提出“流量过程”概念。

黄河独特的自然禀赋,让水生态保护研究没有捷径可走,必须从“0”开始。水生态基础调查的科研人员,常常脚踩泥泞、头顶烈日,在下游滩区和河口三角洲丈量植被,采集鱼类标本,布设监测点位。旷野里,突然而至的倾盆大雨,无处躲藏,让他们生出几分天降大任的豪情,傍晚蚊虫大军的疯狂进攻,也被视为苦其心志的磨炼。

积累获得的一个个数据将黄河水生态研究的“0”逐渐变成了“1”。通过数据分析,黄河水生态的样貌被描述勾勒,黄河鲤、大鼻吻、东方白鹳等标志性物种也被选做黄河水生态的“哨兵”,其生存质量被科研人员作为黄河水生态是否良性运行的指标。

 几代科研人员不懈探索,取得的大量应用研究成果,将黄河从较低水平的不断流,逐步向功能性不断流推进,初步实现了黄河下游和河口三角洲淡水湿地等重要生态的修复。“刀鲚”又重新现身黄河口,自然以其强大的韧性回应着人类的善意。

由于流域各类用水需求远远超出了黄河的水资源承载能力,不断流调度的断面水量、枯水流量实际情景与“鱼水欢歌”“人水和谐”期望尚存在不小差距。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国生态文明的标志,对实现本世纪中叶前的两个阶段重要战略目标十分重要。水利部按照国务院《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在黄河流域部署开展了生态流量试点。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迅速开展重点断面生态流量的验算,并编制了《黄河下游生态流量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明确了“方案研究—应用实践—调度监测—效果评估—方案优化—再应用实践”试点工作原则,将黄河下游生态流量保障全面纳入黄河水量调度与管理工作。

            

 

对黄河水资源保护科研院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葛雷的采访让笔者了解到,一年之内,方案大的修改达十几次。白天研讨,晚上改稿,一早带着刚打印出来还热乎的方案赶火车是常事。“每次方案拿出去都是各种的质疑和不理解,没有成就感和认可支撑,有时候也会感到疲惫。”葛雷说,“但是面对突出的黄河水资源矛盾和尖锐的生态失衡问题,中央生态文明建设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黄河生态保护要求,作为守护黄河的代言人,引领黄河水生态保护之路是我们必须承担的责任”。

黄委水调局和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黄委水文局等部门和单位精心组织、密切协作,搭建好试点工作平台与协调机制;黄委防汛办公室、河南河务局、山东河务局为实践调度、监控管理和监测评估做好了准备。

2017年敏感期生态流量调度试点河段选择黄河小浪底水库至入海口区间约899千米的黄河干流。根据小浪底水库蓄水情况,择机在4~6月,通过调节黄河骨干水库下泄流量,控制重点生态断面流量,实施满足产黏性卵的代表鱼类的繁殖孵化,以及河道、河口湿地植被发芽生长的生态补水。

万事俱备,只欠吹醒黄河生态春天的东风——黄河水。20167月~20176月,黄河流域主要来水区合计来水比多年平均天然径流量减少66亿立方米,供需缺口达33亿立方米。黄河资源性缺水和供需矛盾,决定了黄河生态流量研究和调度工作的困难性与紧迫感。

针对2015年黄河枯水和20152016年黄河五大水库蓄水偏少的不利调度条件,黄委水调局加强骨干水库的精细调度和实时调度,通过水库下泄流量与省区用水过程的精准对接和强化管理用水等措施,小浪底水库增加蓄水12亿立方米,为方案实施调来了“东风”。

20174月,随着小浪底水库加大下泄水量,被人们赋予新使命的黄河水,带着孕育生命的新希望,带着人们对黄河“水绕芳甸芦芽短,鱼鸟唼喋争上滩”的美好畅想奔涌东流去。

根据生态流量过程的塑造要求,黄委水调局36月份下达实时调度指令25次,17次调整刘家峡水库下泄流量指标,15次调整小浪底水库下泄流量指标。先以逐渐增加的流量塑造河道中鱼类栖息的家园,再模拟自然洪峰促进鱼类的繁殖发育,最后以稳定的流量帮助鱼卵孵化成长。治黄工作者操纵指挥着亿吨的水量,踏着准确的节奏,让奔腾的黄河水弹奏出孕育生命的圆舞曲。

又是一年春来时。黄河生态保护、水资源利用的统筹兼顾、科学管理模式仍在探索中。(殷维琳)